新闻详细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 新闻详细

典当人视角:典当行划归银保监会监管后对行业未来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典当行划归银保监会监管后对行业未来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05-17 资讯来源: 浏览次数:341

昨天,国家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在国家商务部网站发布了“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和典当行管理职责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很明显,在行业内已经流传多时的有关行业监管部门将发生重大变化的消息终于得到证实,在老潘我看来,在国内典当业复出已有三十年这样的一个大背景下,很多典当人甚至是从内心盼望着在市场监管以及制度的顶层设计这一块发生些什么改变,总之是觉得当下在典当行业内必须要来点“新鲜的空气”,那么,这一次监管部门的变化会对我们典当行在未来的发展方面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这显然是我们全国典当人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

 

 

首先, 我们说,典当业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之一,是最早的金融贷款形式。这样对典当进行表述估计是没人有异议的,尤其是后一句,典当“与生俱来”的民间金融属性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一次监管职能部门的变化显然也是对典当所具有的金融属性的肯定和认可,古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理不直”,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对未来典当在整个金融市场上的位阶无疑是一种提高,甚至可以说,新的监管职能部门更多的会以“金融思维”来对典当行的经营进行监管;我清楚的记得,从1993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接管典当行业开始到2000年6月,人民银行对该市场的清理整顿到最后相对有序合规的经营,从《关于加强典当行管理的通知》(1993年8月)的发布到《典当行管理暂行办法》(1996年4月颁发)的出台,可以说人民银行以“金融思维”把典当行业从无序带到规范作出了很大贡献,随后商务部和公安部的联合监管虽然导入了“商品流通思维”,但后来颁布的《典当管理办法》(2005年颁发)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在监管思路和方法上还是保留了很多的“金融思维”,尽管该管理办法对于很多典当人来说存在很多问题,但一直沿用至今,不得不承认管理办法中的金融监管思路和方法对典当行的持续、健康和稳定发展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现在看来,过去几年中,很多典当行出现的风险损失无一不是金融思维的缺乏。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典当划归银保监会监管无疑对典当业未来的发展是有利的。

 

        其次,我们不得不注意到,金融市场的发展关乎国运,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与国外成熟的金融市场比起来,国内的金融市场还是有很大差距的,虽然基于互联网科技发展之上的互联网金融是一个领先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一个”金融创新“,但显然,从善林金融、e租宝、中晋系、钱宝网、泛亚以及MMM互助金融平台等等这些涉及非法集资的金融事件来说,国家对包括典当行业在内的金融市场进行规范整顿也是为了使国内金融市场发展更健康有序,虽然典当行业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没有捅出大漏子出来,但不能完全说全国范围内就没有出过一些小问题,一方面,很多典当行是一门心思奔着把典当往“大金融”方向做;另一方面,是监管部门虽然鼓励典当行大胆创新,但又自觉不自觉的担心你弄出什么问题出来,所以,以”金融思维“来监管典当行的业务经营,有关典当行对外融资的监管政策或许会更趋规范和严格,从这一点上来说,典当行当然是希望在监管法规上能开一个相对合适的”口子“出来,而不是比以往管得更死。然而,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关市场的发展似乎是走到了政策监管的前面,对于监管部门来说,这似乎也对他们的监管方法和和思路提出了挑战,这需要监管智慧,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在合法合规的原则下,鼓励典当企业创新试错是有政策环境来支撑的,但这需要监管部门和典当企业双方的互信、理解和支持。还有,自古以来,典当就是横跨资金融通行业和商品流通行业,或许商务部的监管思路和方法更多的是”商品流通思维”,以物融资,促物流通这固然是典当的特点和优势,但缺乏“金融思维”似乎也不行,毕竟在今天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世俗社会下的人们所拥有的”物“也不仅仅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换句话说,可以拿来典当的物的范围和种类其实还是很多的。所以,反过来,如果完全的以“金融思维”来主导,那么,典当在以促进商品再流通这一块的功能和作用是不是会弱化?这无疑是值得关注的,尤其是在当下线上线下很多人很多机构几乎都在以典当之名在做“以物融资”的生意的市场现实状况下,典当在这一块的业务经营在金融思维主导下会是什么样的监管思路和方法?譬如去年在全国范围内的对寄卖市场的规范整顿,那么,寄卖作为一个市场,作为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新的监管部门该如何看待对待?这些无疑也对典当未来的发展产生或好或坏的影响。 

 

 

最后,银保监会接管典当行业后,典当准入的门槛是提高还是适度降低,这也关乎行业未来的发展,行业内一直以来也是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建议把典当的准入门槛再提高,有趣的是,发出这种声音的多半是那些把典当往大金融里做的典当人;一种是建议降低准入门槛,让更多的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中来,无论是大资本还是小资本,通过市场竞争来自然调节和淘汰,从近几年国家取消一大批需要行政许可的行业,以及近年来典当导入后置审批原则可以看出,似乎是希望典当的准入变得更容易和便捷,这两种思路谁更占主导?

 

无疑都会说了这么多,国内典当业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似乎可以说已经把政策红利和市场红利消耗殆尽,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大潮的冲击下,一切固有的事物都在或已经发生了改变,毫无疑问,监管部门的改变一定能给当下的典当业吹来新鲜的空气,但不要忘了,任何一个行业,一个公司或者一个人,改变既来自于外,当然也来自于内,如果我们典当行业内没有改变的勇气和决心,没有创新试错的勇气,只是单纯的指望着一个于自己有利的监管制度和政策环境来使自己的未来变得更好,那绝对是“一厢情愿”,更何况咱们的门口还徘徊着不知多少“野蛮人”呢!